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真假公主(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靳羽用了噩梦这个词,众人心中对接下来她要说的往事,也有了几分猜想,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事。

    靳羽抬手摸了摸脸上冰凉的面具,仿佛如此就能给她带来力量一般,她一直垂着眸,将唯一能泄露情感的窗户也悄然关上。小半柱香之后,她才缓缓放下手,睁开眼睛平静地说道:“我从晓剑山庄出来,没有什么目的地,只想着四处走走。原本想骑马走官道去附近的城镇逛逛,刚到城门就遇到一小队商队,听领头人说,前几日下了暴雨,沿路的树被雷劈断了很多棵,路不好走。他们准备走水路前往京都。我那时还没坐过船,便心动了,和领头人商量过后,付了些银两,就坐上了他们的船,一起前往京都。前两天风平浪静,没到第三天却遇到了雷雨,那艘船年久失修,在狂风暴雨中没能坚持几个时辰,便开始漏水了。我根本不会泅水,若是船沉了只有死路一条,当时我吓坏了,看到不远处有一艘大船经过,立刻向对方求救。那艘大船终于靠了过来,把小船上的人都接了过去,上了结实平稳的大船,我的心总算安定了下来。同时我也见到了这艘船的主人,那是一个非常俊美的男子,初见只觉得他性情温和。乘船去京都的一个月时间里,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白含宸。相处之下会发现他不仅为人谦和,还沉稳睿智见多识广,一点也看不出已经三十多岁了,只觉得此人魅力非凡,”

    “但那时,我对他也仅仅只是欣赏而已,到了京都,我便与他道别,他也并未多言,只说希望以后还能再见,我没想到的是,再次相见居然会如此之快。就在我下船次日去逛集市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两伙人的争斗之中。我的武功虽然不错,但那时还太年轻,没有对敌经验,又被一群人围攻,只能边打边逃。我身上被刀剑划伤了不说,脚还被人趁乱用木棍狠狠打了一棍,疼得我没办法跑远,那些人还在穷追不舍,我只能往人多的地方去。当我闯进最近的茶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白含宸,怕给他惹麻烦,还在犹豫要不要过去,追我的人就进来了。他立刻上前将我护在身后,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居然会武功,而且功夫还不错。他和几名侍卫合力之下,终于把追着我的人赶走了,之后他走到一身狼狈的我面前,微笑着对我说,我们还真有缘分。那时的我也深以为然,觉得这是老天给我的恩赐,每一次绝望的时候,都将他送到我面前。他将我带回京郊的一座宅子里休养,细心照顾我,还常常陪我下棋聊天,当我知道他的妻子已经去世多年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地心动了!我的父亲忙于族中事务,一直是哥哥和……”

    想到齐白是杀死哥哥的凶手,靳羽也不愿意提他的名字,斟酌片刻,才继续说道:“和族中的长者陪伴照顾我,小时候我就想找一个温柔稳重的男子共度一生,我觉得白含宸就是这样的男人,他让我迷恋。我们相遇那一年的中秋节,他请我喝京都最有名的酒,我喝了很多,那一晚……我们有了肌肤之亲。之后的日子里他对我百般呵护,极尽娇宠,感情一日千里,以前我从不知道,两个人相爱,竟可以幸福至此?”

    “伤完全养好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我很担心,虽然江湖中人随性不羁,但还未成亲就先有了身孕,总是让人不齿,族人恐怕都容不下我。然而他却非常高兴,可以说得上是欣喜若狂。自从我怀孕之后,他对我更好了,处处关心,时时陪伴,还说等孩子生出来,就娶我进门。我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那时的我还天真地想,就算爹不认我,族人驱逐我,哥哥生气,打断我的腿,为了这个男人,一切都是值得了!”

    靳羽一点一点的把两人相遇,相知,相许的过程,把那时的心情都细细描述出来,从字里行间中,甚至都能听出她是多么的幸福。

    可惜,他们已经看到了故事的结局,此刻再去听故事的过程,都明白她这时候以为自己越幸福,之后就越惨烈。靳衍痕和燕甯就坐在她左右,清楚地看到一颗颗泪珠从眼眶中流出来,无声滴落,隐藏在冰冷坚硬的玄铁面具之下。

    靳羽仍在诉说着当年的事,仿佛滚落的眼泪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看得靳衍痕和燕甯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在我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有一天半夜,脚忽然抽筋得厉害,根本无法入睡。我醒来发现白含宸居然不在房间里,等了小半个时辰,也没见他回来,我那时睡不着,就决定出去找他。这么晚了,他若不是出门了,那必定在书房。白含宸的书房设在一间单独的院落里,里面很多藏书,平日无事的时候,我就喜欢来这里看书。但是今天书房院子外面,竟守着六名带刀侍卫,大晚上的,书房里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如此严阵以待?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

    “穹岳丞相傅长明!我从小生活在宗族中,对朝廷官员甚至当今皇上全都一无所知,会认出傅长明,是因为他是嫂嫂的爹爹,哥哥和嫂嫂成亲的时候,我见过他一次。听说他位高权重,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大晚上的偷偷前来。”

    “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我忽略了什么事情。于是我从书房后面的院墙翻了进去,躲在了书房墙根处偷听,那个晚上,我听着那道让我沉迷心动的嗓音说出了让我痛苦奔溃的事实。”

    “白含宸竟然是燎越的皇帝,也是柏氏一族的后人。柏氏一族不甘心失去诅咒之力后籍籍无名,他们想通过集齐三块八卦盘来唤醒神秘的力量为柏氏所用,让柏氏一族重新站在世界的顶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些关于柏家的事,一部分是听白含宸和傅长明说的;一部分是这些年我一点点查到的。”

    “三十年前,白含宸才刚刚亲政不久,就让手下买通了聚灵岛的杀手,潜入永穆族,杀了永穆族的族长,夺了灵石。然而在之后十年的时间里,他用尽了办法,仍是没能成功开启灵石。十年之后,灵石又被聚灵岛的杀手抢了回去,还给了穆沧。白含宸哪里肯甘心,他回族中翻阅了所有的柏氏典籍,终于发现了一条模棱两可的消息。那是先祖们地猜测,柏氏血脉和三族中人血脉融和的后代,能开启灵石,于是他就盯上了我,而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解开靳家灵石的关键。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像要炸开了一般,同时它又无比地清醒,从走出晓剑山庄开始,我就踏进了他的圈套。商队的人都是他安排的,小船漏水并不是意外,我到了京都就被人追杀也是他指使的,甚至是中秋之夜那一杯又一杯的美酒,都是他精心为我准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需要我肚子里这个孩子,为了灵石,为了力量,为了权势,他欺骗我、利用我!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蠢货!而我靳羽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一个男人耍得团团转,我原本有多爱他,那一刻就有多恨他!当天夜里,我就逃了。”

    她眼中的泪已经流干了,一双布满血丝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