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我回来了(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九十一章我回来了(上)

    西瑜皇宫

    初春的早晨,空气中本应该带着泥土的芬芳,然而太和殿前,提着水桶刷洗地砖上血迹的宫女和太监的鼻子里只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所有人都低着头拼命地刷,动作不敢太大,怕惊动了玉阶之上的男子。

    一个年纪最小的宫女忍不住悄悄抬眼看去,只见那人一身淡金色锦袍,头戴紫金白玉发冠,身材颀长高挑,他容颜俊朗,任何人站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虽然此刻他眼眶下有些淡淡的青黑色痕迹,眼底有着藏不住的疲惫,也依旧未能折损他半分气度风华。

    他微微抬头看向远方,神情冷峻,小宫女看得太出神了,手里的刷子“啪”地一声掉在地上,引来男子随意的一瞥。只这一眼,就吓得小宫女连忙趴伏在地上,不敢再看,刚才那一刻,她以为她会死掉。

    他身后站着两名男子,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出头,两人皆穿着一身铠甲,手握长剑,细看之下,两人长得还有几分相像。

    楚将军在庄逐言身后站了快一刻钟了,前面的人还是盯着天边的朝霞,一句话也不说。他剑眉微蹙,忍不住说道:“殿下,宫中余孽已经清理干净了,臣已查明,胡子奇手下只有八万人却谎称二十万,其中三万还是沿途召收的一些流民,全都是乌合之众,不足为惧。楚烽已经带领五万楚家军前去围剿,不出一月必定将他们全数剿灭。”

    良久,才听到那人低沉的嗓音淡淡地说道:“舅舅辛苦了。”

    楚将军爽朗地一笑,“这是臣应当做的,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准备殿下登基的事了。”

    “不急……”

    庄逐言的声音很轻,轻得都快被风吹散了。楚将军很是不解,不急?筹谋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怎么能不急呢?说起来,殿下这次回来,和以往确有些不同,虽然依旧运筹帷幄志勇双全,但总给人兴致缺缺心不在焉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楚将军略感不安,连忙劝道:“皇上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御医说也就是这半个月的事,这次朝堂动荡,空出了很多官职,殿下正好安排整顿一番。登基乃大事,该准备的东西很多,怎么能不急?”

    “朝堂上的事,可以着手去办,新的官员,孤已经拟好了。明日解开宫禁,拟一张圣旨,让皇上过目,没问题就发下去。孤说不急,是说孤称帝的之事,不急。”

    皇上早就昏迷不醒,所谓过目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楚将军实在想不明白,如今朝堂都已经掌握在殿下手里了,他为何不肯登基?

    楚将军想问为什么,手腕上一重,扭头看去,楚时正在对他使眼色,还打起了圆场,“爹,殿下最近已经很累了,登基的事,过几天再说吧。”

    楚将军也不是不懂察言观色,心知此事暂时急不来,也只能闭上嘴。

    “报!”

    远处,一名禁卫军,手里举着一份奏报,朝着玉阶的方向飞奔而来。

    小将单膝跪地,将奏报送到庄逐言面前。

    庄逐言接过奏报,扫了一眼之后,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笑声爽朗愉悦,把楚家父子吓了一跳,他们都不记得又多久没见过他这样笑了。

    楚将军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好消息传来?”

    庄逐言心情果然很好,眼间眉梢都是笑意,晃了晃手里的奏报,说道:“刘将军送来八百里加急,一天前,两万夙家军集结在西瑜与穹岳接壤的森林外,将进出西瑜的通道全部封死。”

    “什么?”楚将军双眼圆睁,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剑,不敢置信地问道:“确定是夙家军?”

    “奏报中言明,红衫黑甲,不会错。”庄逐言嘴角的笑都没有褪下去过,反而有越扬越高的趋势。

    楚将军不知道他高兴什么,那可是夙家军啊,虽然只有两万,那也足可以抵得过十万大军。最重要的是,夙家他们西瑜是得罪不起的。

    以他对夙家军的了解,他们从未无故侵略小国,西瑜和穹岳又没有什么冲突,夙家军此举必有原因,楚将军渐渐冷静下来,问道:“他们有什么要求?”

    “这次夙家军带队的是穹岳的甯公主,公主说,西瑜三皇子勾起安阳候齐沪,私自开采穹岳矿洞,贩卖兵器,还指使齐沪炸毁矿洞,谋害公主。让西瑜五日内交出庄璟,不然的话,就攻打西瑜。”

    楚将军怪异地看着神色愉悦的庄逐言,被夙家军堵到家门口来了,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平日的稳重老成呢?眼前这个喜形于色的人到底是谁?!

    “殿下,这是怎么回事?”楚时也看出庄逐言的不对劲了,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庄逐言捏着手中的奏报,似笑非笑地说道:“内宫戒严,外面已有十多天没有宫里的消息了吧。”

    是啊?不就是你命令戒严的吗,可是戒严和夙家军堵到门口要人有什么关系?

    等等,刚才殿下说,是燕甯带队?

    “难道是因为一直没有你的消息,燕甯担心你,所以直接打上门来逼迫西瑜交出庄璟,助你登基?”眼看着庄逐言的嘴角越裂越大,楚时瞠目结舌,惊道:“这动静也太大了些吧,还惊动了夙家军,她不是说不管我们西瑜的事吗?”

    这就更说明她在乎他!这个认知让庄逐言整颗心都泡在蜜罐里一样,甜滋滋的。

    庄逐言心里美得直冒泡,楚将军却眉头紧锁,“现在怎么办?交出三皇子倒没什么,问题是谁去交?”毕竟对方是穹岳最尊贵的公主,身份不够的人去那是折辱了人家。

    “夙家军咱们得罪不起,自然由孤亲自把庄璟押出去送给公主殿下,顺便陪个不是。”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燕甯,庄逐言觉得浑身的疲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将军大惊,急道:“殿下,您不能去,如今局势还未完全控制住,胡子奇那厮也未抓获,宫中还需要殿下主持大局!”

    “楚烽如果连胡子奇都解决不了,威武将军他也不用做了。都城里还有些人不安分,摇摆不定,不过是因为庄璟还没死。如今庄璟就要被送往穹岳了,他们没了主子,已经彻底败了。舅舅,皇上还活着呢,登基之事暂时莫要再说,免得落人口实。”

    “那若是这期间,皇上……”楚将军顿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皇上驾崩了,该如何是好?”

    庄逐言微微扭头,睨了他一眼,嘴角微勾,冷声说道:“孤没说他驾崩,他怎会驾崩?”

    楚将军愣了一下,人怎么可能操控生死,转念一想,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话的意思,竟是……他不同意,就算皇上死了,也不得发丧?!

    楚将军还在震惊,庄逐言早已经朝宫门外走去。

    他竟就这样……走了!

    “殿下……”楚将军仍觉得不妥,还想追上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