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5章 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宛州城在两年内重修的七七八八,因地处江南,水路十分畅通,气候又温润异常,故而在宛州城大变之后的这几年时间内,又重新繁盛了起来。

    颜黛又自小生长在这里,她对宛州城的感情尤其深,身边有疼爱自己的丈夫跟心爱的孩子,她这些年养的越发好了。李长宁给他第一个孩子起名为李墨,其中深意不言而喻,知晓颜黛跟李长宁的人,都知道两人感情极好,所以在李墨三岁大的时候,颜黛又有了身孕的事,也就让李长宁再一次的欣喜起来。

    消息传回云浮城的时候,婵衣尚在病中,元哥儿也跟着有些恹恹不振。

    初夏时节,本该是万物生长最为茂盛的时候,可她却尤其畏冷,身上还穿着厚实的比甲。

    “黛儿又怀了,”婵衣咳嗽了两声,由楚少渊一口一口亲昵的喂着汤药,她这几年吃的药简直比吃的饭都要多了,“我想去宛州看看黛儿,听说宛州风光很好,气候也很不错。”

    婵衣眼睛亮晶晶的,除了脸上泛起一些带着病气的潮红之外,并不能看出她是个病人,反倒觉得她这样娇娇弱弱的,很惹人疼爱。

    “你身子好了之后再说吧。”楚少渊这几年越发着紧她的身体了,并不像之前那样纵容她,反倒是时常板着脸,神情里头的担忧之色明显。

    婵衣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声音柔软,“意舒……”

    “撒娇撒泼都随你,可这事儿没的商量,得听我的!”楚少渊神色缓和,却依旧不松口。

    婵衣怏怏不乐,伸手就将他手里的药碗夺过来,“这么一勺一勺的喂我喝药,你根本就是成心想看我吃苦!”

    这几年,她的性子也被他宠的没法儿看,纵然是对着他这样一言九鼎生杀大权一手握的帝王,说冷脸就冷脸,半点都不犹豫。

    楚少渊早已习惯她的脾气,也不与她计较,将蜜饯往她眼前推了推,“冯衍求了我好久,想要去宛州任职,我听说冯夫人给他安排了许多亲事,都被他搅黄了,你说我要不要答应呢?”

    “冯衍还没成亲?”婵衣自从生了元哥儿之后,对这些事情都不大上心,若不是楚少渊主动提及,她连想都想不起来。

    见她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楚少渊嘴角抿起,挑了一块肉很厚实的蜜饯塞进她嘴里,“我想着不然就让他过去吧,省得日日在我跟前晃荡的我心烦。”

    冯衍现在在慎刑司执掌私刑,楚少渊不愿让冯家父子都任重职,打算将辅国公世子楚少伦接手慎刑司,所以干脆就将冯衍一脚踢到宛州,让李长宁也头疼头疼。

    “你不怕李长宁来找你拼命的话,你就将冯衍放到宛州,”婵衣皱着眉头,想起冯衍前一世为了哄颜黛高兴,做了许多惹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又忍不住问,“若冯衍对黛儿贼心不死,到时候黛儿真的被冯衍得手了,你是该允呢还是该罚呢?”

    楚少渊却一点儿也不担心,“冯衍还不足为患,况且阿黛眼力没那么浅,李长宁也不是什么善茬儿,你当冯衍去了宛州就一定能在阿黛眼前露脸?不说别的,只说与李长宁交情不浅的周茂,如今还不是被李长宁压的出不了头。”

    不得不说秦夙这几年十分后悔,她若没有多嘴跟颜黛提起此事,也不会落得现在的地步,皇帝根本就是在拿周茂的前途填补她所犯的错,就不知道皇帝的这口气什么时候才能平复,周茂什么时候能有出头之日,她这几年一直伏低做小的讨好颜黛,可偏偏颜黛自己一无所见,她又不敢将事情挑明,只怕再出意外。

    而秦夙的这点小心思一下子就被冯衍觉察到了,他被调任过来之后,秦夙被他利用了不知多少回,使得她跟颜黛的关系也急速直下,到最后颜黛连秦夙也不见了。

    可即便冯衍使尽了心思,也逃不过命运安排。

    李长宁领的差事是将从江南拉的漕粮运到云浮城,这几年天气干旱,北方少雨,楚少渊下令将漕粮从江南运来,往北方各地都运送一些的,颜黛带着长子陪他一同去云浮城,她很久没有见过婵衣了,她想借着这个机会,去看望婵衣,只是没料到李长宁的船被人做了手脚,才走出几海里,便翻了船。

    颜黛被救下的时候,整个人险些疯魔了,她是被李长宁一直护着,才能得救的,可李长宁却被困在了船舱里头,将唯一逃生的机会都留给了李墨跟颜黛。

    出事的时候,冯衍就在岸边,他说不清自己对颜黛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思,若说求而不得,抓心抓肝这么多年,如何也该在终于能够接近颜黛的时候,心中振奋一下的,可他头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若李长宁死了,她定然十分伤心,他跳进去救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他的处境。

    最后,一命换一命,冯衍用尽最后一口气,将李长宁救了出来,而他自己却永远留在了那片运河,带着对颜黛满腔赤诚的爱意。

    楚少渊知道后十分震怒,下令彻查,最后查到了凤仪公主的头上,凤仪公主在暗地里勾结了远在西北的,由镇国公府宗女所出的鞑子王子,今年不过才十岁大的鞑子王子,这会儿便有了入主中原的熊熊野心,又要漕粮又要人脉。

    但他选错了人,凤仪公主身边的人手不多,想要偷天换日反而弄巧成拙,被楚少渊彻查出来之后,凤仪公主被赐了三尺白绫,一杯鸩酒。

    婵衣接颜黛进宫的时候,被憔悴不堪的颜黛吓了一跳。

    “黛儿,你……”

    “嫂子!”颜黛扑进婵衣怀里,哭了起来,像是要将伤心跟害怕都哭诉出来,“我不知道他怎么会为了我做这样的傻事,我不知道……”

    婵衣摸着颜黛的头发,心中沉甸甸的难受,她没有看到颜黛跟冯衍之后的结局,只知道冯衍娶到颜黛之后,两个人虽然传言里说的很恩爱,但她曾经见过一次颜黛,她隐约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我对他一点儿都不喜欢,可看见他做的那些事情,我又觉得过意不去,”颜黛抱着婵衣,她不敢对李长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