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大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尸体摆在帐篷门口,两名护卫握着火把,尽量照亮尸体的面孔而不烧到它。

    那是一名穿着夜行人的女子,身上至少有五处伤口,都是暗器造成的,鲜血将黑衣浸透,在火把的照耀下闪烁着令人心惊的光芒。

    上官飞看了一眼就扭过头去。

    上官成和方闻是多看了两眼,尤其是后者,伸长脖子,撇着嘴,好像那是一件不得不看但又不想多看的古怪东西。

    小阏氏跪在软榻上,左右打量尸体,怎么都拿不定主意,“是她吗?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像?”她只见过荷女寥寥几次,多年过去,早忘得干干净净。

    “肯定是晓月堂的人。”上官成注意到尸体的左手带着五枚钢制指套,那是晓月堂弟子的标准兵器之一,他不认识荷女,只是偶尔听闻过这个名字,他之所以好奇,是因为上官飞和小阏氏都很忌惮这个人,而且荷女好像与龙王关系特别。

    “我觉得挺像,唉,听说她这些年一直疯疯癫癫的,没想到就这么死了。”方闻是不停地摇头。

    小阏氏皱起眉头,不太相信方闻是,“上官飞,你跟荷女不是很熟吗?认一认。”

    上官飞快速瞥了第二眼,“我说过,十方教不参与你跟龙王的事儿。”

    小阏氏笑了两声,“可是你已经坐在这里了,而且是自愿来的,我可没邀请你过来看热闹,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在帮龙王。”

    有外人在场,上官飞不想让“教主”丢脸,于是爽朗地哈哈大笑,“好吧,既然小阏氏非要追根问底,这不是荷女,老了一点,也丑了一点。”

    “你确定?”

    “嗯。确定,荷女是美人,只是很多人过于害怕,没注意到而已。”

    上官飞的声音很镇定,可就连上官成也能听出这句话里的讨好意味,好像荷女就站在帐篷里似的。

    小阏氏眉头皱得更紧,突然对门口的一名护卫说。“你们杀死她之后立刻抬了过来?”

    “是。”

    “你们中计了,荷女是在利用你们寻找我的位置,真是够狠的女人。”

    护卫们一听,都露出警惕之意,立刻出帐寻查,有人要将将尸体顺便抬出去。小阏氏摆手制止,她喜欢尸体带来的压力,喜欢看到客人们的脸色惶惑不安。

    只剩下两名护卫,一名守在门口,一名守在小阏氏身边,与那名女奴共同形成贴身警卫。

    小阏氏反倒不怎么害怕,“这一招有点小聪明。可她以为找到我就能杀死我了?”

    “杀手就那么几招。”上官飞努力讨好每一方,“不过杀手很有耐心,小阏氏轻易不要出去了。”

    “等龙王死了,看她还有没有耐心。”小阏氏冷淡地说。

    帐外传来声音,“小阏氏,中原人求见。”

    小阏氏点下头,门口的护卫掀起帐帘,露出一条不大的缝隙。

    苗三问低头走进来。心里先有几分不满,小阏氏的帐篷不算小,却故意让自己矮下去一截,倒像是故意贬低,然后他看到了门口的尸体,扭头发现上官飞等人,脸上没做出任何表情。冲主位略一拱手,“小阏氏,该论到你遵守诺言了。”

    小阏氏长长吐出一口气,“是啊。诺言必须遵守,否则谁还相信你呢?用荷女来换御玺吧。”

    “这不是?”苗三问诧异地指着地上的尸体。

    小阏氏微扬头,双唇紧闭,一个字也不说,目光冰冷,还带有一丝鄙视。

    苗三问凑过去仔细看了看,他在京城曾经见识过荷女与数名高手比武,对她的相貌有一点印象,眼前的尸体看上去却很陌生,“会不会易容了?”

    “啊,易容,我怎么没想到?”小阏氏语调夸张,谁都能听出来这是在讽刺。

    门口的护卫开口道:“查过了,的确有过易容,已经擦掉了。”

    苗三问脸色微红,“是姬扶危负责……算了,荷女把我们也给骗了,她走不远,不出一个时辰,我亲自把尸体带过来。”

    “人头就行。”

    苗三问告退之前向四处打量了几眼,“小心,顾慎为已经消失一段时间了,没人知道他在哪。”

    “这是我的事。”

    苗三问转身,不等护卫动手,自己掀开帐帘,昂首阔步地走出去。

    “顾慎为不可能相信这种人。”人消失一会之后,上官飞说。

    小阏氏也没将希望寄托在中原武林人身上,脸上含笑,盯着上官成看了一会,最后却将目光转向方闻是,“方先生好像不怎么担心?”

    方闻是矜持起来,身板挺直,轻轻摇头。

    “呵呵,你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