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告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刀仍在手,挥出去准备杀人的却不是它,顾慎为第一次尝试新“武器”,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仿佛又回到了金鹏堡的学徒时期,对自己的能力充满怀疑,每一刀发出之后,都忍不住想凑过去看个仔细。

    这一回,他忍住了。

    天边晨曦微透,林边的草地上沾满露珠,打湿了顾慎为脚上的鞋,他毫不在意,静静地看着秦夜明在忙碌。

    秦夜明已经在草地上放好一只半人高的圆凳,此时正往上面摆设酒杯、酒壶,东西不多,却很精致。

    马蹄声响起的时候,秦夜晚立刻退下,牵走了旁边的两匹骏马。

    远处出现两名骑士,跑过来的只有一位。

    上官如没有下马,低头看着已经斟好的两杯酒,笑了,“你还记着。”

    “嗯。”顾慎为拿起一杯。

    上官如挥动马鞭,卷起另一杯酒,左手接住,放在鼻下深深嗅了一会,“这是疏勒国特酿的葡萄酒,在西域就很罕见,你怎么弄到的?”

    “我认识一个人,他在边境很有门路。”

    “听上去像是一个不错的人。”

    上官如示意,两人同时浅饮一口,好一会没人说话,似乎在静静品味酒中的味道。

    “你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上官如问道,神情略微发怔,戒酒多年之后的第一口,似乎没有她记忆中的美味。

    “还好。”顾慎为惊讶地发现,这酒与他学徒时期喝过的几乎是一个味道,糅杂着酸涩苦甜,还有一点点或许只是来源于想象中的血腥味,“大将军庞宁被说服了,他不想造反。愿意与华平公主结盟,亲自率军前往金门关追讨御玺,小阏氏没有其它选择,她不会放弃这些年来的辛苦经营,尤其是刚刚得到金门关,更舍不得放手。”

    “她一定更恨你了。”

    “为了杀我。她也得罪了许多人,所以她活不了多久。”

    “哈哈。”上官如突然大笑。

    顾慎为一脸茫然,不明白自己的话有什么可笑之处。

    “你把仇恨转到别人身上,这一招很聪明,可你说话的时候还是像杀手。”

    “因为我就是杀手。”顾慎为将酒杯放回原处,拔出那柄不知名杀手留下的狭刀,眼中冒出少年般的热情,他还一直没有使用过它,“我只是想换一种杀人方法。试试张楫张先生的门道。”

    金钱与智谋,这是张楫手中的杀人刀,他运用得却很生涩,顾慎为打算重新拣起。

    “你这种杀人方法,很难找到主顾,他们更喜欢干脆利落的砍人头。”

    “跟一切生意一样,得慢慢来,总有识货的人。”

    上官如又笑了。这回笑得有些苦涩,她将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已。抛下杯子,大声说:“这样喝酒可没意思,来,尝尝我的。”

    一只酒囊飞向顾慎为,像一只刚刚睡醒做出今天第一次跳跃的野兽。

    酒囊入手沉甸甸的,顾慎为收起狭刀。拔开塞子,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冲得他皱起眉头。

    上官如手里也拿着一只酒囊,笑吟吟地看着他,双手举起。自己先灌了一大口,满足地的咂咂嘴,“第一口味道最好,慢慢地就麻木了,可是心情会越来越好。”

    顾慎为深吸一口气,以毅然决然的态度也喝了一口,“你说得没错,大口喝下去,好像没有那么苦涩。”

    “嗯,所以我就不下马了,咱们来一次‘大口’的告别。”

    “你要去哪?”

    “别人都以为我要去香积之国。”上官如弯下腰,压低声音,露出慧黠的微笑,“其实我要云游天下,四处闲逛,这可是我从小的梦想。”

    顾慎为蓦然想起那个夜晚,他背着上官如下山,半途却又折回石堡,那像是另一个人另一个世界的往事,他清晰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却捕捉不到当时的感觉,他感到深深的遗憾,“非常抱歉……”

    “千万不要说这句话。”上官如握着酒囊的手轻轻摇晃,“我并无所求,你也没有承诺过任何事情——除了这顿酒——让咱们大口喝下去,只留香甜,不要苦涩。”

    顾慎为承认,他永远也不会像上官如那样洒脱,即使是笼络人心,他也谨小慎微,更多地借助于计谋与利益,而不是美酒与豪情。

    这回他主动喝了一大口。

    “就算是礼物,我要送给你一个承诺。”

    “哦?”上官如显得很感兴趣,“这种好事我可不会拒绝。”

    “当你想要杀谁的时候,给我一个名字,我不收任何报酬,你是免费的主顾。”

    “哈哈,你这是在拉生意吗?没准我是唯一识货的主顾呢。好,我记得你的承诺。”上官如寻思了一会,自言自语道:“没准真有我想除掉的人。”然后她嫣然一笑,“我有了你的承诺,可是我怎么能找到你呢?”

    “我不会再隐居了,过去的六年实在太无聊,这么待下去,迟早我会像小初一样,厌烦得想要杀了自己,我会在中原、西域、北庭之间的边境行走,无论在哪,你肯定会听到我的名字。”

    上官如从苏蔼那里听说过初南屏的事情,“希望他和铁玲珑能渡过这一关。”

    “会的。”顾慎为的声音里充满了信心,他低头看了一眼酒囊,觉得这全是它的功劳,于是又喝了一大口,果然,信心似乎又多了一点,“铁玲珑会把他拉回来的。”

    上官如不肯落后,顾慎为每喝一口,她必然跟着补上,“你不打算见见上官成吗?其实他很仰慕你,也很想念你,只是不好意思显露出来,他还是孩子。”

    “他会自己拿主意,就不再是孩子了。”顾慎为顿了顿。接着说出了实话,“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是个陌生人,很可能会问起许多我无法回答的问题。”

    看着顾慎为略显为难的样子,上官如开心地笑了,“那时你太年轻了。”无缘无故地她又哭了。眼泪突然流出来,止都止不住,她感到害羞,却又忍不住将所有话都说出来,“你竟然曾经跟她在一起,你……你……”

    顾慎为尴尬不已,怎么也没想到,上官如会提起罗宁茶,六年前一块出生入死的时候。她一直表现得不当回事。

    上官如举起酒囊,咕咚咕咚灌下去小一半酒,然后泪水止住了,她又露出笑容,“你瞧,美酒就是这么让人心情愉快的,今后我要将遍尝天下美酒,谁也不能阻止我!”

    “苏蔼呢?”

    苏蔼跟她一块来的。这时也跟秦夜明一样避开。

    “苏蔼?他不是红蝠,怎么敢阻止我?再说我也没想让他跟着我云游天下。”

    “带上他。红蝠要回璧玉城,你身边应该有一个信任的人,而且苏蔼会不顾一切地跟着你走。”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