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杀手两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杀人要干脆利落,万不可拖泥带水,能趁人不备就趁人不备,能先发制人就先发制人,能一招毙敌就一招毙敌,能赶尽杀绝就赶尽杀绝,什么白衣胜雪、绝巅比武、武林规矩、江湖神话,全是瞎扯淡,杀手又不是戏子,演这些花招图这些虚名给谁看?

    顶尖杀手只有一个标准:活下来,而且活得久。

    历代“独步王”都是这么教育后人的,如今,上官伐也用同样的话教育自己的儿子们。

    杀手第一戒,出手要有把握,尽可能占据天时地利,躲在暗处就是最大的优势。

    即使你的目标是一位半身瘫痪的乞丐,你也要把他当成绝世高手对待,悄悄靠近,从背后一刀杀死。

    你觉得丢人,是不是?没错,那个乞丐不丢人,他已经是死人,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真是一位绝世高手,化装成乞丐骗你进入圈套的。

    所谓“兵不厌诈”,打胜仗的将军才是良将,谁管他用了什么手段?尤其是他手下的兵卒,更``得感谢主帅的不择手段,因为就靠着这些阴谋诡计,他们才活得好好的,有机会享受胜利的果实。

    伟大的将军永远只从敌人的后方和侧翼发起进攻,自大的蠢货才天天念叨着正面决一死战。

    杀手不是将军,他比将军还要更狡诈更阴险更无情。

    曾经有这样一位高手,世家出身,武功卓绝,从少年时期就罕逢敌手,登门求教的人甚至需要提前预约,比试之后,无不心悦诚服,承认他是“天下第一高手”,就差将牌匾挂在门上。

    这位高手最后怎么着?死了,还不到三十岁,躺在阴沟里十几天才被人发现,尸体腐烂得不成样子,收尸的人都不忍心让他爹娘亲眼目睹。

    他为什么死了?因为他犯了一个错误,离家闯荡江湖去了。

    登门求教的人都得守规矩,两人面对面,周围挤满武林名宿,一声“开始”,然后比谁出手快稳准,下三烂的手段谁也不好意思用,招式稍微走形一点都会遭到耻笑。

    习惯了“公平比武”的高手,一旦离家迈入江湖就变得不堪一击,没人知道他是被谁杀死的,也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被杀死的,只知道他的致命伤位于后背。

    大家都同情这位高手英年早逝,嘴上鄙视那位鬼鬼祟祟的杀手,但是私下里却议论说,高手不是真正的高手,哪有高手挡不住身后偷袭的?

    就连那些曾经败在高手剑下的人,也渐渐变了语气,声称自己当年战败是因为不占地利人和,真要是狭路相逢,谁胜谁负尚未可料。

    高手能怎么办?他死了,化成一堆白骨,一句也辩解不了。

    最后,那位神秘的杀手却成为偶像,人人都在传诵他的事迹,人人都声称曾经亲眼目睹过他出手,甚至有人自称就是他本人。

    这就是江湖传奇的真实面目,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爬到高处,仰慕者自然会替你编出光明正大、风起云涌的人生,人们就只看到站在高处的你,谁会在乎你用了什么手段?脚下踩着多少具背后有伤的尸体?

    杀手第二戒,下手要狠,务必斩草除根,杀人不仅为了灭口,还是为了除“名”。

    曾经有这样一位高手,为报父仇勤学苦练十年,出道之后立刻横扫四方,有了十足把握,他去找仇家报仇,杀得几乎鸡犬不留,最后杀到一对孤儿寡母时却心慈手软了,他想当大侠,想留“不杀妇孺”的好名声,就这么一念之间,他给自己留下杀身之患。

    孤儿寡母能报仇吗?当然不能,那个孤儿资质低下,练一百年也敌不过高手的一根手指头,寡母根本不会武功,容貌平常,想卖身度日都难,更不用说引诱别人替自己报仇。

    但高手的仇家原本很有钱,这份家业自然都被高手夺走,可是那对孤儿寡母却不这样认为,女人放出话,谁能替她报仇,那份该归她的家业就分给谁一半。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用一张画饼当酬谢,可你能想到这样一份许诺打动了多少人?数都数不过来,从此以后,高手家的门槛就没闲过,高手连睡觉都得睁一只眼睛,最后他还是被杀了,杀他的人是一个无名小卒。

    孤儿寡母拿回钱了吗?当然不能,无名小卒象征性地给母子两个一小块地,就此不闻不问,独享了价值百万的家业。

    孤儿寡母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名”,没有这对孤儿寡母,谁也没权力向高手讨要家业,有了这两个傀儡,天下人人得而诛杀高手,而且名正言顺。

    这就是“名”。

    “名”是世上最虚幻最害人的东西,真正的杀手从不求“名”,也从不给对手留下正“名”的机会。

    ******

    金鹏堡主上官伐,第七代“独步王”,其实并非真正的王,他没有国土,但是西域三十六国任何一寸土地都去得,他没有臣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