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Fate/Zero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呜啊——”

    维尔维特少年和纲吉少年两人连滚带爬、急慌慌地跑过来,空荡的庭院中忽然凭空冒出了许多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占据了庭院四面八方的位置。

    “林林林酱,有幽幽幽……”泽田纲吉躲到林唯一的身后,因为太过害怕,连说话都结巴了。

    林唯一挑眉,“怎么,你害怕幽灵?”

    泽田纲吉猛点头。

    “害怕的话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了。”

    “……可、可是看不到不等于它们不存在啊!”

    “放心吧,它们不是幽灵。”

    泽田纲吉听了刚要松一口气。

    “它们都是暗杀者。”

    “暗、暗杀者?”泽田纲吉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暗杀者比幽灵更恐怖好不好?!刚松下去的心又紧紧提了起来。

    assassin,统称为暗杀者,它可以是一个人,也可能一个暗杀军团,assassin在七个职介中能力最低,探测敌情却是个中高手,正如当初所料,assassin一开始并没有死于archer的对战中。

    assassin的r这次居然派assassin过来跟3个比它更强大的英灵展开正面冲锋,assassin的r脑袋肯定锈透了才会干出这种自取灭亡的蠢事。

    “是你的阴谋吗,金闪闪?”rider怀疑问。

    “时臣这家伙,用这种肮脏的手段……”

    原来那个脑袋锈透了的人是archer的r远坂时臣。

    既然他跟assassin的r言峰绮礼从一开始就是同盟关系,那么远坂时臣能够指使assassin也不足为奇。

    “多重人格的英灵,按自我的数量实体化了吗……”

    维尔维特似在自言自语,爱丽丝菲尔躲到了saber的身后,而saber已经警惕地拿起了她手中看不见型的剑。

    林唯一低头瞥了瞥脚跟在不断颤抖的泽田纲吉,笑道:“纲君,实在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吧,孤看你一副很想哭的样子。”

    泽田纲吉脸色僵硬:“……林酱,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吧?!”

    “一群活腻了的杂鱼而已,孤一巴掌就可以捻死他们。放心,哪怕别人都死光了,孤也会让你好好活着的。”

    泽田纲吉:“……”

    “来,深呼吸,孤教你一个不用害怕他们的办法。”

    “诶——”

    林唯一一个手肘劈下,泽田纲吉还没开始按照林唯一的话来深呼吸,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林唯一从容地接过他的身体,道:“只要人昏迷了,就什么也不用怕了,不愧是孤想出来的好办法。”

    观看了全过程的维尔维特:“……”

    林唯一盯着他眯了眯眼睛笑道:“怎么,你也想来一个?”

    “……”维尔维特慌忙摆手。

    与此同时,rider舀了一勺酒举在头顶,“来吧,不用客气,想来一起讨论的人就来接杯酒吧,这杯酒和你们的血同在!”

    只见剑光闪过,assassin扔出去的匕首不偏不倚切断了木勺,鲜红色的酒就此洒了出来,四面八方同时传来assassin的嘲笑声。

    rider想把assassin当成客人来招待,显然,assassin并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他们的嘲笑惹恼了rider,然后突然一阵大风吹过,睁开眼睛的时候rider已经披上了他的深红色披风,真心不想吐槽他的披风究竟是从哪个异次元的空间里变出来的。

    “saber、r,还有archer啊,这就是宴席上最后的问题,王到底是否孤高?”rider站在狂风中气势凛凛地问。

    saber回答:“身为王的话,就只能孤高。”

    “你错了,saber,正因为身为王,所以才不能孤高。”林唯一笑的意味深长,“太过孤高的话……可是会活活摔死的哦。”

    saber:“……”

    “没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站得越高,摔得越惨。”

    saber:“……”

    “cater,老是跟本王抢台词,很有意思吗?”忍无可忍的rider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当然有意思了,尤其看人变脸的时候。”

    rider:“……”

    从来没有这一刻让rider深深觉得,要跟脑波频率不是一个异次元的cater沟通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saber,看来你一点都不明白,就借此机会由本王在这里,让你们看看真正的王者应有的姿态!”

    一阵强烈的白光突袭了所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