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周红红被程昊这阵仗吓到了,赶紧贴近程意那边,躲到他的背后。

    程意一手护着她,冷冷看着程昊夸张的动作。

    “弟妹,是我对不起你。”程昊抬起头时,眼睛都通红通红的,隐约还有泪水在摇摇欲坠,“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的禽\兽行径。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程意的视线在程昊的腿伤处停了停,缓缓开口,“那你自尽吧。”

    程昊自动忽略了这话,继续磕他的头,“弟妹,你肯原谅我吗?”

    周红红抓住程意的手,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倒是大夫人在一旁看不过去,走过去扶着程昊,凄凄地望向周红红。

    周红红讨厌程昊,可是对大夫人倒没有什么意见。

    大夫人以前和二姨太勾心斗角的争宠,后来没了丈夫、没了公公,她都不知道还要争什么。所以这几年,她的性子越发的淡泊了,把程意、周红红都当是自己人一般对待。

    周红红不希望大夫人难做,便说,“知错能改就好。”她想到程昊坏她声誉的话,又道,“反正当年没发生什么事,我还是好好的跟了程意的。”

    这话倒让几个人错愕了,其中包括程昊。

    二姨太有点激动,“红红没被欺负了去?”

    周红红点头,然后感觉到程意又开始磨她的掌心,一圈一圈。

    程昊似乎是松了口气,“也是,这样对大家都好。就按弟妹这说法吧,我俩什么都没有干成。”

    周红红愣了下,“你什么话呢,事实本来就是这样。”

    程昊微笑道,“嗯,弟妹觉得怎样就怎样。”这话倒说得好像是周红红歪曲事实似的。

    周红红急急地说。“你胡说八道!”

    “你这独角戏在这演得挺投入么。”程意揽住周红红的肩,安\抚地拍了两下,然后俯视着半趴状态的程昊,勾起笑容,“我的女人如何,我最清楚,轮不到你来叽歪。”

    程昊脸色微变,又迅速调整回忏悔的模样。他攀着大夫人的肩膀,慢慢地爬起来。“我知道了。”稳住身子后,他鞠了一个大躬,“二弟、弟妹,谢谢你们的原谅。”

    本来邓翠萍在旁边隔岸观火的,可是眼见程意护周红红的态度,她不高兴了,那嘴啪啦的一句,“装什么呢,屁\股那胎记不是被我老公吃过么。”

    程昊赫然而怒。“邓翠萍!住口!”

    她不悦地瞄了程昊一眼,然后又望向二弟。自打她进这程家以来,程意就没正眼瞧过她。这次,他终于看她了,只是那眼中的戾色,让她惊惶。“我……不说了……”

    “说啊,今天就把事情弄个清楚。”程意轻蔑地转向程昊,“程昊,你说的那个胎记,圆的还是方的?”

    程昊沉默了一下。按常理推断,这个胎记应该是圆的,或者两个都不是。但是,万一程意再问具体形状,程昊还真说不上来。程昊看程意的脸上是招牌式的嘲讽,就是这种表情,让程昊又惧又恨。他咬咬牙,回道,“圆的。”

    周红红用\力\握着程意的手。她自己没有见过那个胎记,听程意说是一片小树叶。既不是圆,也不是方。那现在程昊的回答是不是可以证明她清白了?

    程意感觉到她的紧张,用尾指轻轻勾勾她,看着程昊,依然冷冷淡淡,“那可真不巧,我家媳妇儿没有胎记。”

    周红红有点愣,可是她相信程意,于是不作声。

    程昊的表情古怪得很,“不可能。”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胎记,这传来传去,早就换了几个版本了。”程意嗤了一声,“我家媳妇儿有没有胎记,我才最清楚。”

    各种颜色都在程昊的脸上走了一轮。他怀疑程意这话的真实度,可是无从证实。这程意,倒真是护着那小\蹄\子。程昊又发挥那精湛的演技,憨厚地说道,“这事我也不会再提了,过去都是我的错。”

    二姨太在旁听得皱了眉,她移步到程意的身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程意抬手顺了顺周红红的衣领,看向二姨太,“当年那点破事,都是假的。”

    二姨太又朝程昊那边望去。程昊这次回来虽说模样是老实了不少,却不断地提及他和周红红那事。她琢磨着他这番言论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种往事,最愤怒的当属她那儿子了。莫非程昊还打算从此让程意和周红红心生罅隙。

    只是,自家儿子的性格,她也熟知。他虽然没个正经说话损,却真的把周红红放在了心尖上。要嫌弃这媳妇儿,早就嫌弃了,哪会到现在。其实,就周红红遭遇到的事,二姨太倒不是特别在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