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8|4.1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白金鱼

    站在两幢建筑物夹角,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弹出一支叼在嘴角,烟草点燃冒出浅浅雾气,隔着袅袅上升白烟,明媚的街景显得微微模糊。

    湛蓝苍穹,乳白色建筑群,繁华喧闹商业区,温婉和煦的风里挟带浅浅海盐味,呼吸间洋溢着祥和宁静味道。

    天气好得乱七八糟,来往人群衣着光鲜,经过视野的每一张脸都神情惬意,晃得他眼晕。

    没多久烟支燃烧殆尽,他把指尖一小截烟蒂丢到脚边,踏上去碾了碾,随后移开鞋底,猩红火星熄灭,石板铺就地面余下一个焦黑斑点,一如他灰烬般的心情。

    …………

    在七水之都发现安娜.康诺尔行迹的时候,他已经知道,那并不是他要找的人,可他还是去做最后确认,象是完成一种仪式。

    其实他早有预感,相遇那刻起,直觉就隐隐发出警告,纵使他的资质算不上顶尖,多年沙场征战,见闻色修习就算没有炉火纯青,至少也熟稔。

    可惜那场相遇太过美妙。

    马林弗德小餐馆那个害臊又内向的女人,举手投足与他埋葬在心里那个存在如此神似,他想了许多年,一朝如愿,竟什么都顾不得。

    他刻意忽略直觉警告,任凭自己沉溺在虚妄幻境中。

    埋骨多年的人死而复生,那样奇迹是神明也无法做到的事,他其实很清楚,只是没有忍住心头泛滥成灾的思念。

    一步错,步步错。

    …………

    那几天的时间里,他甚至觉得或许自己的见闻色出了岔子,那人娇娇怯怯,怎么看也不象什么可疑分子。

    她连走大平路都会摔倒,说话的时候总低着头,偶尔偷觑小心翼翼的模样,也很像他时常见到的那只黑底白花猫。

    那只不知谁家养的,总喜欢跑进他居所院子的猫,晒太阳的时候耳朵会支楞着,警惕性十足却没办法抵挡诱/惑,蜷在客厅落地窗外光照最足的角落,每每风吹草动就逃之夭夭,隔一会儿,觉得没有危险又跑回来。

    那晚他觉得她有些象那只猫,偶尔对上他的视线,她的眼睛眸光透彻,浅薄得难以看出情绪,眼神冷淡疏离,不带一丝惊惧。

    这样的女人很罕见,至少胆量叫人惊讶。

    他们经年累月沙场拼杀,气息多少浸润血腥,别说是女人,就连刚入伍的新兵菜鸟,都鲜少有在他面色不豫时还敢直视。

    不巧那晚他心情恶劣,而她却面色如常。

    惊讶过后,他又发现另一种神似,她的酒量非常好,离开南海他已经许多年未曾喝醉,她是第二个在酒量上打败他的人。

    她…真的很像。

    …………

    第二天宿醉醒来,他让马休去探望,顺便带了他买下来就没有送出去对象的发饰,她很像,至少他心里已经…认定了替代。

    他很明白,移情与替代是一种不公平,无论对谁而言,可他无法遏制妄念。

    她很像,却又不像。

    被退回来的发饰清楚表明,她是另外一个人,几次接触过后,她的截然不同之处更为清晰,理智告诉他应该就此放弃,感情却不肯罢休。

    他的副官详细调查了她,包括‘安娜.康诺尔’与‘约翰.康诺尔’之间发生过的隐秘旧事,那时候他已经察觉,她或许带着伪装。

    只是…他没有深究。

    他假装一无所知,甚至视而不见青雉与黄猿两个大将对她的诡异态度。

    她被借调到海军本部,那晚,她在他办公室趋于崩溃的情绪,带得他也跟着失控。

    一瞬间在他眼里,她与心底那个存在完整重叠,神韵仿佛,连梦想都一模一样,即使他明知道她其实不像,也还是自顾自错认。

    可惜的是,青雉对她的态度,也让他依稀得出结论。

    可他最终仍是不肯揭穿,他不愿意真正确定,他知道,一旦粉饰假象撕开,伪装下的真相恐怕…会让他没了任何希望。

    就算仅仅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希望她真的只是‘安娜’。

    他已经分辨不出感情,她的存在与心里那个影子…究竟哪一个牵动情绪,他没有很纤细的心思,只是…确实是在意了。

    他在意‘安娜’,就算不像,也…

    …………

    黄猿波鲁萨利诺总喜欢宣扬‘宿命论’,他却时常嗤之以鼻。

    [注定]这个词带着悲观色彩,与他们的坚持相互矛盾,如果世界意志早就决定一切,他们这些奋起反抗的人,是不是什么都不必做了?

    他们看不惯的东西,有许多被冠以‘神’的决定,选择守护那一刻起,抗争就无可避免,一开始,他们就是弑神者,命运又如何?出生与血统,什么也代表不了。

    他始终认为‘命运’不过是不肯反抗的人虚弱的借口,直到深夜接到巡逻队发来通告,他才恍惚明白,那个词依稀带着另一种含意。

    是难以避免的争端,是迫不得已的悖对,是…即使不愿意也必须那样做的坚持。

    赶过去的时候,他有些察觉,波鲁萨利诺口中的[注定],究竟是怎样一种无可奈何。

    沙场征战生死一线,他早已经没有百转千回的儿女情长,既然被发现她是敌人,他绝不可能手下留情。

    几秒钟内她杀伤他麾下十几名士兵,月夜里的身形仿若鬼魅,弥漫在她周遭的气味,混合着腐烂与血腥。

    静静站在满地血迹里,她象一只蓄势待发准备择人而噬的猛兽,眼眸冰冷无机制,全然杀意在其间静静流淌。

    那样的眼神只要见过一次,就永远无法忘记。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脑海深处掀出记忆片段,近年搅得风起云涌的几份通缉令,青雉与黄猿对待她的奇怪态度,一切的一切,零零碎碎拼凑出一个认知。

    她竟然…她真的是…

    自欺欺人的假象霎时间剥落,他极度不愿意深究的事实暴/露出来。

    狞恶的黑狼凭空跃下,野兽狺狺而吠,利爪獠牙拦截他的刀锋,她潜进繁乱建筑,很快融入某个黑暗角落。

    ‘安娜’在月夜里消失无踪。

    …………

    又一次见面是在马林弗德战场的烽火硝烟。

    那人给了世界另外一个可怕答案。

    海贼王旧部,时间旅行者。

    她的力量甚至与海军大将不相伯仲,最后,她拼上性命,萨卡斯基死在她手上,她也当众灰飞烟灭。

    海军赢得战争,世界却因此陷入动荡。

    她的死亡导致秋岛马林弗德从此冰封千里,永不停歇的雪,是青雉活下来的代价,也是库赞从此活得如同行尸走肉的证据。

    他只觉得庆幸,自己没有太过刻骨铭心,库赞和波鲁萨利诺两个,那天开始几乎与发疯无异,表面上看似一如既往,两个海军大将那段时间对付敌人的手段,却叫他们这样铁石心肠的老兵都觉得惊诧。

    战争结束之后世界情势就变坏,没来得及休整,他们这些将领立刻就领兵四处征战,他听闻青雉与黄猿所过之处,敌人无一生还。

    较之两个海军大将往日里或闲散或圆滑的行事作风,如此不留一丝余地,简直匪夷所思。

    可他也明白,库赞和波鲁萨利诺是在转移情绪,也只有杀戮才能暂时麻痹剜心之痛。

    …………

    战争过去半年,他下令秘密追查的人也有了下落。

    七水之都发现‘安娜.康诺尔’的行踪。

    他在七水之都市长发来援助请求时,亲自前去剿灭海贼,同时,他见到了真正的安娜。

    马林弗德战争结束,海军在事后研究讨论很多次,虽然给报纸舆论刊登的信息当中,妮可.罗宾已经被归于死亡,可许多人却也认为,她或者没有死。

    那人花样百出,行事诡谲慎密,怎么可能没给自己留后路?或者她根本是身负重伤,当时消失也是瞬移逃离。

    海军明面上撤销那人悬赏令,私下里却仍然时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