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4.1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73_73982第一百七十三章藏冬

    探到眼前的手拉回她隐隐恍惚的思维,顺势…非常自然地拿走了她勾在指尖的坠饰。

    金属触感浅浅滑过指骨关节,带着属于她的温度脱离掌控,她看了看空荡荡的指尖,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她随即把目光抬高几度,抿抿嘴角,却也没有做出争夺或者反抗之类举动。

    将金属链子一同拽断,取走坠饰的是黄猿波鲁萨利诺,彼此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她很有自知之明。

    先是盯着坠饰看了好一会儿,黄猿波鲁萨利诺的目光方才重新转向她,“那么…可不可以谈一谈,为什么给你带来困扰呢?”

    说话间,他漫不经心把玩着小小的玻璃沙漏,斜觑她的眼神里带出一点点别有深意,“总觉得这其中有些隐情呢~”

    微微怔忡,她又在顷刻间回过神来,笑了笑,正打算开口回答,却不料黄猿波鲁萨利诺抢先打断,说道,“别试图敷衍我,女士~”

    “你是个聪明人——”略显沙哑的低沉声线,带着控制得极好的节奏感,言谈间他的神情平淡喜怒难辨,看着她的目光犹如一柄锐利尖刀,“即使不属于这个时空,你也还是血肉之躯,倘若你的答案无法令人满意…”

    沉默几秒钟,似乎觉得自己的过分急切同样也是在将破绽袒露给对手,黄猿波鲁萨利诺沉沉呼出一口气,仿佛是在调整情绪。

    又等了一会儿,重新开口时他的语调放缓许多,同时敌意也减弱,至少表面上。

    “我们不属于同样的时空,所以也不必担心,你说出的东西会干扰历史走向,相信你发现了,这里和你所在的世界存在差别。”

    “把你收集到的情报说出来。”刻意停顿几秒钟,黄猿波鲁萨利诺以一种接近诚恳的眼神看着她,“当日你不在场,可事后必定也追查过的吧?”

    “作为交换,你可以从我口中知道一些,或许你会感兴趣的事,如何?”

    语毕他就静静盯着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俨然是肯定了她必定会同意。

    …………

    感兴趣的事…她一愣,眼睛下意识往另外那人身上扫过一眼,想了好一会儿,最后慢慢地点点头,不得不说这里这位海军大将,黄猿波鲁萨利诺同样相当…狡猾呢~

    试问谁不会好奇,毕竟当年发生在香波地群岛的那件事与自己切身相关,更何况,到如今身处的这个世界与自己所在时空相似又相反,其中的迥异之处更是引得她…好奇满满。

    她在心里苦笑,对于自己这样容易妥协表示很无奈,可也必须承认,对方确确实实抓住关键,一瞬间心念百转千回,许许多多的疑问,到了嘴边化作一声叹息。

    “那就交换情报吧~黄猿大将。”

    “只是那之前我必须强调几点。”

    “首先——”抬手挽起鬓边散落的发梢,她慢慢的组织好语言,复又开口,“关于我身处的时空,它的未来请不必追问。”

    “既然不是相同世界,我就不能告诉你们未来如何,毕竟…”她很平静的迎上两位海军大将的视线,“预知之后强行做出更改,结局通常都是悲剧。”

    “接着——”

    一道低沉音色斜地里横插/进来,“这点不必担心。”

    “你们的未来,实际上我们知道一些。”在场第三个人出言打断她未尽话语,同时那道静止如雕塑的身影缓缓迈开步伐,走到黄猿身侧,看向她的目光犀利明澈,仿佛洞悉所有。

    “壹伍贰贰年,火拳艾斯与白胡子死亡。”

    “黑胡子马歇尔.d.蒂奇取而代之,成为四皇之一。”

    这个时空的青雉丢下两句简短却令她震惊不已的话,又不等她回过神来,继续说道,“海军下一任元帅,是萨卡斯基,我说得对不对?”

    “你…知道了?!”她被惊得呆住,蓦地又想起另外一种可能性,顿时恨恨然瞪向黄猿,“现在不是壹伍贰贰年?竟然欺骗我!”

    “耶——我可没有骗你。”黄猿波鲁萨利诺不疾不徐的笑道,“之所以知道是有原因的,可以当作情报交换哦~”

    也不知怎么,说话时黄猿波鲁萨利诺反复打量她和青雉,眼神显得诡谲,“看起来,库赞你…在这位女士的时空里似乎很悲惨?”

    “该不会是——”偏过头,黄猿细细盯着青雉看了一会儿,好半晌又别有深意的说道,“之前我就在猜,如果萨卡斯基成为元帅,继任过程一定不太平。”

    …………

    “波鲁萨利诺——”青雉压低的声线里隐隐透出几丝警告意味,随即也不管黄猿那些听上隐约包含许多层含意的话语,继续看着她。

    铭刻岁月痕迹的眉宇间透出一种坚忍淡定气质,眼前这个男人拥有与她畏惧二十年的那个人相同的容貌…

    恍惚几秒钟,她忽的又意识到身处的时空并非自己的世界,而此种认知令得她蓦然清醒同时褪去感伤,她冷静的问道,“想必你们的未来与我所知截然相反了?”

    语气用的是疑问句,实际上她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需要对方亲口承认罢了。

    “是的呀~”黄猿回答得很爽快,甚至带着些笑意,“战国元帅没有退休成功,他很遗憾的需要继续鞠躬尽瘁呢~”

    “白胡子死在马林弗德,火拳艾斯——”这位海军大将笑得很顽劣,象是故意卖关子一样又等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此刻大概身处新世界某个岛吧~”

    “另外,黑胡子被暗杀了哟~”

    花了几分钟才完全消化对方连续抛出的炸/弹一样的消息,她的瞳孔不自觉缩紧,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是抿紧唇稍,盯着非常坦白的黄猿,等他继续。

    此时黄猿波鲁萨利诺反而沉默下来,片刻之后,抬手作出一个邀请动作,缓声道,“该轮到你说了,女士。”

    …………

    轮到她说…愣了愣,她的目光平移几度对上一边的青雉,随即却发现自己已经读不到这位海军大将的情绪,除了一开始的那些异样,或许是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导致思维波动过大让她看出端倪,此刻他已经很好的收敛了起伏,面色沉郁又淡漠。

    三个人面面相觑,现场就这样陷入凝固状态。

    她无法判断从两位海军大将口中透露的情况是否属实,经年累月养成的小心谨慎,令得她对一切习惯性的保持怀疑态度。

    八岁开始颠沛流离,得到真正的栖息地之前,二十年来她生活在背叛与欺骗里,即使到了现在她也无法信任除同伴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同样的,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缄默太久,因为眼前这两位海军大将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假如她坚持不肯透露,后果绝对糟糕。

    反之,倘若透露某些东西能够换取活着[回家]的机会,她…会知无不言。

    她必须回到万里阳光号,她必须回到同伴身边。

    整整二十年的逃亡,她徘徊在黑暗里,甚至想过放弃性命,是路飞船长伸出了手,领着她走回光明世界。

    那艘小小的船是她等了二十年才等到的‘家’,同伴们是她等了二十年才重新得回的家人。

    诡谲的寂静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她闭了闭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盘根错节的记忆里,需要述说的事件渐渐清晰。

    既然两位海军大将都坦言这个世界与她的时空存在差异,她能说的自然也需要删减,某些相对来说比较敏感的情况,她隐瞒下来,相信这两位也不会计较。

    她看得出来,两位海军大将关心的可不是什么未来,他们想从她口中问出的只是,与她不同世界同一个人的情况。

    勾了勾嘴角,她露出一抹笑意,“那么,一切就从壹伍贰贰年那天的香波地群岛说起…”

    …………

    恰如黄猿波鲁萨利诺所言,她追查过那件事。

    草帽海贼团被击溃全员分散各地,两年之后聚集在香波地群岛重新启航,万里阳光号驶向鱼人岛途中,同伴们聚在甲板上各自叙说分别时发生的事。

    她从路飞船长那里得到一件坠饰,顺便加上关于物品原主人的一点点情况,路飞船长一贯粗神经,只说是个样貌与她极相似的年轻女子,顺便还询问她是不是有孪生姐妹。

    她的答案自然是没有,奥哈拉灭亡二十年来,她也试图寻找过,结果却令人失望,她是唯一的生还者。

    路飞船长把坠饰交给她,随即就把事情抛到一边,她呆愣过后也没有追问,只是隐约开始怀着某种期待。

    倒是厨师先生许以无数美食,诱/惑路飞船长多透露些情况,奇怪的是往日里满脑子只剩下肉的路飞船长那次相当坚持的拒绝。

    期望落空的厨师先生捶地痛哭,最后还是航海士小姐出面,一拳抽飞哭得实在没样子的厨师先生,才让那件事告一段落。

    接下来的时光,万里阳光号旅途波澜壮阔,追随路飞船长的冒险生涯堪比新世界的海,谁也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出现什么,那个小插曲也因为追查结局毫无头绪,而渐渐被她搁置在记忆一角。

    一直到数年之后,某个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她得到一份海军的机密资料。

    看过那份包括一段录影与无数口供笔述的卷宗,她才恍然大悟,这些年当中几次海军针对她个人的行动究竟所谓何来。

    …………

    海军在寻找那个人,或者该说,海军方面一开始错误认为,香波地群岛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人是她,数次行动失败后确定并非她本人,计划方才搁置。

    而之所以海军试图捕捉那人,理由却是路飞船长说过的,那人身上似乎携带时间之力。

    当年海军动用和平主义者抓捕路飞船长,那几架人工智能某个隐蔽位置安装着摄影虫,那个人被摄录下来,事后海军发现她的能力,并且对其产生高度兴趣。

    可是那人消失后从此再没有出现,资料也就被封存,最后落到她手上。

    那段录影是借用和平主义者视角拍摄,口供笔述是当时在场海军与海贼所有人的叙说,林林总总结合,完整重现了当时一幕。

    包括路飞船长也不曾看到的某些情况。

    …………分割线…………

    壹伍贰贰年,爱撒谎迪马尔.布拉克冒充草帽路飞在香波地群岛招摇撞骗,召集包括当年两位超新星在内的大批乌合之众,那天的聚会现场被海军包围。

    人形兵器和平主义者激光扫射下,海贼很快被打得四下溃逃,迪马尔.布拉克逃跑途中迎面撞上前来讨伐草帽路飞的战桃丸。

    透过和平主义者架设的摄影镜头,当时在场海贼们倒是声势一震,无数目光聚集到‘草帽路飞’身上,叫嚣声此起彼伏,期待身价过亿的男人又一次大显神威。

    只是海贼们很快失望,战桃丸愤怒地一击之下,‘草帽路飞’当即倒地不起,随后,爱撒谎迪马尔.布拉克连同绰号与两千六百万悬赏金额被当众揭穿。

    围在附近的海贼大惊失色又愤怒难当,和平主义者却透过感应器,锁定恰巧同样在此地的真正的草帽路飞,明黄光束激射而去。

    攻击被真正的草帽路飞轻轻松松避开,回过神的海贼杂鱼们负隅顽抗,现场变得更加混乱,另外某架和平主义者摄影镜头之内,出现极是诡异的画面。

    一片嘈杂中,当年超新星,两亿一千万赏金的湿发卡里布发动能力。

    后来海军查出,湿发卡里布是沼泽果实能力者,顾名思义身体变化时会化作泥泞,而湿发习惯在身体里藏入物资,包括武器包括掠夺来的财宝。

    镜头拍摄到湿发发动恶魔果实能力,元素化的身体浮出一架机/关/枪。

    那名海贼如往常一般肆意屠戮海军,火力网交织迸射,所过处顿时有许多士兵倒下,和平主义者收到指令将激光对准湿发,却在那时,湿发的攻击骤然停滞。

    悬浮在泥沼中的机枪莫名其妙地掉了出来,随即,化作泥沼的身体内部冒出一只手,或者该说泥沼中央无端端裂开一道口子,有人从不知名的后方爬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