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小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施青觉知道小阏氏是个危险人物,与她联手得小心行事。

    “龙王给我的任务是救出上官成,我得带着他,才能得到龙王的信任。”施青觉说,扭头看了一眼挂在他身上的上官成。

    上官成比他矮了一大截,这时正紧紧抱住铁和尚的右臂,刚才那一拳毫无用处,所以他张嘴咬在肩头,像一只发怒的小兽。

    施青觉不在乎那点疼痛,就让上官成在身上挂着,扬头盯瞧小阏氏,等她的回答。

    小阏氏很喜欢这名光头匪首,她曾经想过,自己要是再年轻几岁,两人或许会发生点事情,可她的热情早已随着多敦一块死去,偶尔动动念头,也没有实施的精力,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任何男子,包括多敦,都没有权力本身更具吸引力。

    她微笑着说:“计划稍微有一点改变。”

    “嗯?”施青觉的肌肉绷紧,上官成松开嘴,发现自己连块皮都没咬下来,反而硌得牙齿生疼,于是跳到地面上,怒视着他。

    “龙王已经看破你了,再怎么讨好也没用,还是将这个小家伙留下,由我处理龙王吧。”

    施青觉的眼珠左右移动,冷冷地说:“龙王就在营地里,你可以执行你的计划,上官成我要带走。”

    “你肯定?”

    “亲眼所见。”施青觉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龙王进营之前找过我,对我说中原人不可信,还说让我注意荷女,这是两刻钟之前的事,然后他就潜入军营。”

    “注意她做什么?”小阏氏的声音也冷淡下来。

    “荷女要杀你抢夺御玺。”施青觉停顿一下,又一次在帐篷里四处查看。“她已经动手了?”

    “瞧。”小阏氏努起下颔,“那就是荷女派来的杀手,她现在已经知道我住在哪,但是本人还没现身。龙王告诉你这些?”

    “就像你说的,龙王可能已经看破我的底细——我猜是因为我让上官成丢失得太容易了,他这是通过我给你传话。”

    小阏氏脸上的微笑略显僵硬。她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龙王的所有计划,可还是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他怕我被荷女杀死吗?”

    “看来是这样。”施青觉也很迷惑,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所以上官成留在你这里没有用,龙王怎么都会来找你的。”

    “等等。”小阏氏抬起右手,保持着这个姿势,想了一会,“龙王去找过你。这是大好机会,你怎么没动手?”

    “他身边有人?”

    “几个人?都有谁?”

    “秦夜明、嵩山派的姬扶摇、崆峒派的紫鹤真人、骆家庄的骆平英,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还有藏在暗处的聂增。”

    “龙王还真组建了一支队伍,这些都是他信任的人?了不起。”小阏氏嘴上赞道,心里却重新踏实了,龙王总得有所依靠,才敢潜入军营。

    施青觉转向仍然气势汹汹的上官成。说:“跟我走。”

    上官成紧握拳头,“你欺骗我。”

    “想当大人。就别把欺骗当回事。”施青觉很有耐心,“龙王是你的父亲,你没办法报仇,只好由我来做。”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过是觊觎我母亲的又一个色鬼而已。”上官成证明了小孩子有时候比大人更能直戳痛处,而且没遮没拦。

    施青觉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唇上的伤疤微微抖动。铁山匪徒看到这副表情都会胆战心惊,因为这是首领要杀人的前兆,上官成毫无畏惧,心中反而生出报复的快感,“我还记得当年的事情。我母亲从来没正眼看过你,还让人在你脸上割出伤疤。”

    施青觉抬起手臂,旁边的方闻是一步蹿过来,伸手挡在上官成面前,颤声道:“你别乱来。”

    施青觉不想杀人,他指着唇上胡须一样的伤疤,“就是因为有它,我才成为真正的男人,这是我和你母亲之间的联系,谁也抹不去,就像你是罗宁茶的儿子一样,你必须跟我走。”

    上官成突然害怕起来,眼前的人不再是“和尚叔叔”了,冷静的语调里暗藏着深深的疯狂,比杀戮更加可怕,“不,我不跟你走。”

    上官成后退两步,完全躲在方闻是身后。

    方闻是脸色苍白,咽了咽口水,“他是孩子,我手无缚鸡之力,你可不能……”

    小阏氏用笑声打断方闻是,也缓和了帐篷里的气氛,“大家不如听我一句,都留下来看热闹,或许待会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好。”施青觉走到帐篷另一边,盘腿坐在一堆毡毯之上,正对上官成等人的食案。

    小阏氏拍手,帐外的女奴探头进来瞧了一眼,很快有人抬来新案,以及种种酒肉,施青觉也不客气,默默地大吃大嚼。

    方闻是将上官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