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5|4.1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73_73982第一百七十四章演春

    脚下突然踩空的时候,不巧我正有点晃神。

    毕竟走得太久太久,陷在这片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灰蒙蒙境界里,我只凭着直觉,朝依稀仿佛存在的某个方向前行。

    早前误入错误世界,重新返程之后,黏在身边的某只因为得到许诺就喜滋滋消失,根本也不管别的什么,也许是没了它的干扰,虚无中的牵引反而变得清晰。

    没办法计算时间,我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于是,等脚下绵软支撑毫无预兆消失,一个没留意整个人就直直跌了出去。

    大约过了一两秒钟的时间,我只觉得自己头朝下砸到一片…嗯…温软布料…呃或许还有隔着布料属于人类的温度,顺便,也不知是衬衣扣子还是什么圆形金属物刚好撞在鼻子尖。

    阳光、热度、海盐味的风,身体率先感知并做出反馈,传到脑海的信息给出答案,我离开那片灰蒙境地,此刻正身处时间正常流动的世界。

    这可真是叫人喜出望外。

    得出结论之后,我立刻摸索着撑起手臂,然后抬起头,定神一看,脸上还没来得及完全笑开的表情瞬间卡壳。

    (==?)————这是被我撞个正着这位的表情。

    (╯﹏╰)b————这是发现大事不妙的我的表情。

    眨巴眨巴眼睛,我不敢相信的把视线往下落,慢慢地重新打量一遍:

    双手按在一具胸膛上,接着,可能是呃着陆的方式不对,一个大马趴五体投地也就算了,我…居、然、跨、坐、在、肉垫腰腹上!

    低头看了好一会儿连自己都无法直视的坐姿,我带着眼角嘴角同时抽搐的表情,缓缓缓缓的抬高目光,又一次对上对方的眼睛。

    猝不及防被充当垫子的人浑身僵硬,分明是还没回过神,眼睛瞪得滚圆,一副瞪目结舌的模样,盯着我的眼神好似在看妖魔鬼怪。

    沉默两秒钟,我一个机灵,狠狠地抖了抖,手下用力正要原地撑起脚底抹油逃之夭夭,耳边蓦地炸起一记暴喝。

    “你这祸害果然还活着!!!”

    近在咫尺的音量大得堪比惊雷,震得我耳蜗嗡嗡直响,随即,这人猛地起身,探手扣紧我的手腕,力道狠狠一收,怒吼道,“别想逃!”

    …………

    我险险重新趴倒,没等我挣开桎梏,一阵急促脚步声纷沓而至,数位来人速度迅猛,伴随着拉动枪栓的脆音,显得训练有素。

    “战国元帅!”

    下一秒,戒备十足的喊声被截断,场景诡谲凝固。

    嘴角微微一抽,我保持着被人扣在身上的姿势,仰着头,一言不发瞪着反应相当快,快到一个不注意就弄巧成拙的这位。

    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两人此刻的模样落在旁人眼里实在是…破廉耻了点,这不,如今我背对着的方向,听闻动静前来查看端倪的几位显然也误会,不然不会就这样僵住。

    两人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两秒钟后,晚一步反应过来的男人铁青着一张脸,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青筋,吼声几乎可以绕梁三日,“滚!!!”

    话音未落,就听得年轻的声音磕磕巴巴的回道,“对!对不起!”紧接着是更慌乱的一阵乱动,皮靴鞋底摩擦地表,他们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趁机挣脱束缚,连滚带爬从他身上下来,脚跟一转,追着刚刚那些人消失的背影,使出最快速度,拔腿就跑。

    足下疾掠,几个起纵越过那几个身着海军制服的士兵,年轻人无比呆滞的脸庞从眼角一晃而过,双方一个照面,我头也没回,直直往前冲。

    片刻之后,被抛在身后的方向,海军最高统帅的怒喝裹着无比庞大的杀气冲破寂静,“给我站住!!!”

    我隐秘地抖了抖,脚下速度更快几分。

    你让我滚,我滚了,现在让我站住,对不起滚远了~

    …………

    间隔不久,冗长鸣笛声自四面八方响起,空气开始骚动,无数脚步声从各个角落传出,密密匝匝,戒备十足。

    我分辨不出身在何方,只能从奔逃间隙看出此地或许是一座堡垒内部,目光所及建筑钢浇铁铸,九拐十八弯的长廊彷如迷宫,空气流动间散发着硝烟与机械味道。

    而方才,海军元帅是在一座半露天的凉台,不巧我慌不择路没选择往外逃,反而是跑到堡垒内部,并且此时已经被反应过来开始出动搜索的大批士兵逼到更深处。

    海军的行动力不容小觑,警报拉响,顷刻间就有无数士兵气息出现,想必此地不巧是由重兵把守,只是…这座散发着金属味道的堡垒似乎不是马林弗德。

    一路上我躲避搜索,在复杂回廊里钻来钻去,身后时不时缀满追兵,甩掉他们可是花费好大一番功夫,毕竟这是别人主场,也幸亏我呃…反应快点。

    四处奔逃途中我就收敛气息,转换到[绝]的状态,又乘隙找个通风道口爬进去,沿着管道溜进现在这看似杂物间的地方。

    侧耳聆听片刻,判断得出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搜到这个角落,我啧了声,靠着墙壁,决定给自己一点喘气的时间。

    歇息的同时,我顺便定神回忆回忆,究竟是怎么落到这般令人无语的境地。

    呃…貌似乎…

    低头看了看手里抓着的物件,我撇了撇嘴角,隐约想到答案。

    一路奔逃也没忘记死死抓在手里的物件是黑色皮质笔记本,之前掉在海军元帅身上,后来各种混乱,我趁着对方气昏头来不及反应,逃走时顺手牵羊把它带走。

    呃其实也不能说顺手牵羊,实际上应该说物归原主更恰当,因为它原本属于我,只不过在香波地群岛被海军拿走了而已。

    记得夏琪还问我需不需要想办法取回,当时我说不必,现在它又重新回到手里,还真是意外之喜嗯~

    我的读书笔记。

    翻了翻黑色皮质笔记本,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大概也是它的缘故吧?属于我的东西自然沾染我的气,也正因此它成为坐标定位了空间。

    我仿佛觉得能够定位空间与时间,不单单因为读书笔记的缘故,还要加上参战前寄往伟大航道各地的那些信件,或许还有别的事物。

    毕竟随着时间流逝,沾染的气也会减弱,逐渐加重的牵引感,肯定不止是读书笔记和信件的缘故,只不过,目前似乎也不是追究的最佳时机。

    我其实不太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活下来,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身处看不到尽头的灰色,那里仿佛是时间空间夹缝,按照那只东西话唠一样自我标榜功绩,我能活着大概是…安菲特里忒施以援手。

    就象愿望岛产生的意识,安菲特里忒与被消灭的那只分别掌管时间空间,完全融合之后方可称为‘三面六眼’。

    在愿望岛时安菲特里忒被制成卡片,我原本也料不到它竟然拥有自我意识,要不然它早被我消灭,哪里轮得到它躲在暗处偷窥,妄图得到一个真实躯体。

    可话说回来,若不是它觊觎着存在于真实世界,我恐怕早已经灰飞烟灭。

    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天定],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

    安菲特里忒曾经失言,它说自己能够安然无恙是汲取了某个愿望,代表它的那张卡片,纯金色底纹维持它岌岌可危的存在…

    彻底死亡的前一秒,我眼前晃过的晴蓝光弧与雪白羽翼,是大天使呼吸与安菲特里忒双重作用,正如我早先所料,大天使的呼吸只在我死前方能发挥效用。

    得到大天使的呼吸时,想必念力原主人下了制约,为确保公平与指定卡片不被滥用,大天使的呼吸这样逆天能力,仅仅作用于我本人。

    当初是我想得简单,我始终保留它,为的却是妄想有朝一日又一次遇见,或许我能够拿它救他…如今回想,是我太天真。

    命运哪里肯给我那样的幸福呢?

    即使后来我徘徊在夹缝当中,想尽办法也没能重新回到他存活的时间段,安菲特里忒那只嘴巴坏得无与伦比的混账说,除却二十二年前存在相同灵魂导致的排斥,法则也不允许我涉足最开始出现那个点再往前推的岁月。

    也就是说,我根本不可能进入初相遇之前的时间。

    留给他的礼物,终究没了送出去的机会。

    最后的最后,连同他的纪念品,与想给他的礼物,一起用到自己身上。

    恢复意识之后我游荡在灰色夹缝当中,期间迷路闯进错误世界,几次三番误导我的也是安菲特里忒,一直到它图穷匕见,我许下承诺,答应安定下来就使用咒文卡为它塑造躯体,它如愿以偿,不再继续干扰,我也顺利返回。

    只是…切入的时间空间点有些偏移。

    不小心回想起自己掉下来的那一幕,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我嘴角微微一抽。

    你说海军元帅当时干什么不好,非要装斯文看书。

    看书也就罢了,他非得拿着我的读书笔记。

    拿着我的读书笔记装斯文还半躺在长椅上,弄得我好不容易定位空间,大头朝下直接就栽到他身上,顺便跨坐,还叫人瞧了去。

    简直把两个人半辈子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

    囧囧有神的抬头望着天花板,好半天,我拿手抹了把脸,收起惹祸的读书笔记,支起身,准备重新展开逃亡。

    战国元帅为什么会身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